0

原标题:因性骚扰身败名裂的教授张鹏:成于人性,败于人性

原标题:因性骚扰身败名裂的教授张鹏:成于人性,败于人性

从7月8日开始,一篇标题为《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的推文刷爆了很多人的朋友圈。

文章揭露了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兼生命科学大学院教授、青年长江学者张鹏从2011年至2017年,存在持续性骚扰女学生及女教师的行为。

经历了两天的舆论发酵,7月10日晚上,中山大学发布通告,对张鹏停止其任教资格,取消其硕士生、博士生指导教师资格,终止与其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工作合同,并报请主管部门,取消其“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称号。

这篇我们7月9日晚上发布几个小时后就被404的文章经过重新修改,也就有了与大家重新见面的机会。

在猴子身上

寻找人性的“猴博士”

和之前一些在学科内名声赫赫,却因性侵事件在公众舆论上第一次出名的教授不同,今年刚好40岁的张鹏,几年前就已经是一名频繁出现在公众媒体上的“网红”教授了。

在和“性骚扰”三个字扯上关系之前,他身上最显著的标签是“猴博士”。

(来源:人民网)

他在“一席”节目上的自我介绍是:“全国在人类学界,基本上学者都研究的是人,我应该是国内唯一一个不研究人,研究猴的人类学者。”

张鹏的求学之路也颇为传奇:本科在西北大学学习生物化学,本来应该在实验室里天天陪伴小白鼠的他更想去野外工作,研究生就转到了动物学专业。

研究生期间他一直在秦岭和猴子打交道,为了继续进行灵长类动物研究报考了北大的心理学博士,考上后又不顾全家的反对,中途退学去全世界研究猴子最深入的学府——日本京都大学重新从硕士读起拿到博士学位,一留就是八年。

(来源:搜狐新闻)

他在日本时曾经和800多只猿猴朝夕相处同吃同住,按他本人的说法:“我在人类中的女人缘不是很好,但是我在猴子社会中的女人缘还是不错的。”甚至还有一个相处默契的猴子“女朋友”。

在日本著名的景点“猴子温泉”,他还曾经专门跑到猴子泡的温泉池里打算一起泡一下,结果踩了一脚的“猿粪”,还差点上了温泉里面向全球粉丝的网络直播。

在漫长的和猴子打交道的过程中,他学会了日本38种不同猕猴群体的“方言”,能从中理解猴子的行为和需求,还在猴子群体中的独特文化现象中得到了关于人性更深的体会。

(来源:果壳网)

2009年,在日本京都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张鹏作为“百人计划”引进人才来到中山大学,现为中大人类学系教授,也是社会学与生物学双料博士生导师。

除此之外,他身上还有还是联合国自然保护联盟物种保护委员会委员,中组部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等多个响当当的闪光标签。

张鹏把人类行为放在更博大的灵长类家族视野下研究的思路不仅在国内学界堪称独特,对于不少对科学有好奇心的社会公众也颇具吸引力。

(来源:京东)

按张鹏自己的说法:“猴儿其实是特别好的一个载体。在生物学这边,我可以讲保护动物学,引起理科人的共鸣;给文科人讲的时候,我又可以讲人性。所以,猴子实际上是可以贯穿学科,让文理两边都认同的一个东西。”

他2015年出版的科普著作:《猿猴家书:我们为什么没有进化成人》在京东等平台上至今仍卖的非常火,数百条条评论中只有一条关于书印刷质量的差评,读者好评度达到99%。

(来源:京东)

凭借扎实丰富的学科知识和求学科研过程中积攒的各种故事段子,张鹏教授不仅被新浪搜狐网易凤凰等网络媒体争相采访,还以专访的形式上了央视新闻、新华社、人民网等顶级主流媒体的报道。

张鹏2015年在“一席”节目上讲猴子和人类关系的演讲《我们为什么没有进化成人》在各大视频平台被点播了上百万次,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网红教授”。(相关视频两天前还可以正常播放,但现在已被全网下架)

“女生的话,最好就

别选张鹏老师的课了”

尽管张鹏教授在学术方面成绩斐然,在社会公众面前既渊博又逗逼的形象也非常迎合大众的口味,给中山大学带来了相当的正面曝光。

但在校内,尤其是相关学科和学院内,一直流传着关于他的一些不好的传言。

在知乎“中山大学有哪些好老师”的问题下,有一条答案中提到了张鹏,在评论区就有好几条这样不和谐的声音:

在今年四月,微信公众号“向湾硚”发布了一篇标题为《田野里的“叫兽”》的推文,描述中山大学人类学系有某教授利用带领学生进行田野调查的机会对女生实施性骚扰。

这篇文章里未提及性骚扰教授的具体姓名,多名中大学生指出,这篇文章说的是该系另一名T姓教授。

但在知乎等网络平台上相关的讨论中,关于张鹏教授类似行为的指控却浮出了水面,第一次让更大范围的公众看到张鹏“猴教授”背后的另一面。

这篇文章很快被全网删除,删帖给张教授带来了两个月的风平浪静,这段时间他依旧给学生上课,在实验室来来回回若无其事。

他的妻子甚至还来到张老师的实验室,要求实验室学生写“张鹏老师无不当行为”的证明,但遭到学生的拒绝。

(来源:网易人间工作室)

然而有些问题,你越想拿屁股把他压住,就会迎来越激烈的爆发。从7月8日开始,一篇标题为《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的推文刷爆了很多人的朋友圈。

这篇文章首发在网易人间工作室,作者是独立记者、撰稿人黄雪琴。黄女士年初曾经和罗茜茜等受害者一起,发声扳倒了北航性侵教授陈小武,是陈大夫非常尊敬的一位同行。

这篇文章几个小时就被404,而多篇复制重发的文章也在微博、微信等平台被删除。

但汹涌而来要求真相的民意,一篇篇删了重发不到几个小时就十万加的接力,以及新京报、央广新闻、南方日报等主流媒体的及时发声都显示,这次张鹏教授的恶行恐怕真的是遇到要见光的一天了。

停止任教资格

取消长江学者称号

经过一天多的沉默,7月9日下午一点,中山大学通过南方都市报官微发布了对此事的第一条公开回应,内容如下:

这则模棱两可的声明显然并不能得到关注此事的学生和社会公众的认同,评论区基本都是要求中大公布更多信息,不要继续和稀泥的声音。

在事件发生发展的整个过程中,不仅不少中大教师,往届校友,以及主流社会舆论都一直坚定地站在学生一边,学生家长们的及时表态施压也在关键时刻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经历了两天令人心焦的沉默,7月10日事件终于有了转折性的突破,晚上20:10,中山大学发布通告:

针对网上关于教师张鹏存在有违师德师风行为,中山大学10日核查通报:停止其任教资格,取消其硕士生、博士生指导教师资格,终止与其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工作合同,并报请主管部门,取消其“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称号。

对于这则处理决定,知乎网友@罗玥是这样评论的:

还有网友给国际知名学术期刊AJP( 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ology) 的主编发邮件告知了张鹏的事情,AJP考虑张的不当行为和学校对其的处理决定,将其从AJP的编委会除名了。

(来源:知乎)

是兽性的泛滥

还是人性的沦丧?

近年来,国内高校各种教师向学生下手的性骚扰、性侵案频发,从南昌大学周斌到北航陈小武,从北大沈阳到中大张鹏,还有彻底烂尾的北电阿廖沙事件,每次都引起社会舆论的极大愤慨。

但叫兽们却一个个前赴后继,在这些类似事件的讨论中,经常见到有同学表达自己的不解:

难道他们就这么饥渴,非要向自己的学生下手不行?实在有需求找点特殊服务不行么?

毒舌金句大王奥斯卡.王尔德

(来源:网易娱乐)

对于这个问题,奥斯卡.王尔德的一句名言揭露了真相:

“"Everything In The World Is About Sex Except Sex. Sex Is About Power."

张鹏教授是搞动物行为研究的,肯定清楚这样一个事实:包括狼、猴子、狮子等群居类动物里,都存在按权力等级划分交配权的现象。

人类社会也是一样,从古到今每一个社会形式下,每一个社会群体当中,交配权从来都是围绕权力来进行分配的。

猴群中有明确的等级划分

(来源:搜狐新闻)

为什么大学生会成为张鹏们性侵性骚扰的理想对象?因为我们在大学权力金字塔中处于最底层,根本无力维护自己的权利。

以至于某些高校里留学生性骚扰中国学生会得到校方包庇,以及张鹏对中大外语学院一位刚入职的女教师持续数年不依不饶各种骚扰未受任何惩罚,也都是由于同样的原因:

尽管都属于广义上的同一等级,但留学生在目前国内很多高校的地位就是比中国学生高,张鹏这样的学术明星的地位也比刚入职的新教师高,所以他们才会有恃无恐知道出了事学校会帮他们擦屁股。

如果你不信,可以去找找中国学生反过来骚扰了留学生或者老师的案例(虽然这样的例子极其少见但并不是没有),看看校方是不是会马上变成有一个查处一个绝不原谅绝不姑息的嘴脸?

然而陈大夫的一个朋友

就看过这个留学生拍的小视频

(来源:知乎)

(延伸阅读:《女生们警惕!你可能成了老司机硬盘里的“学习资料”》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秩序下,性骚扰/性侵事件发生和被揭出后,应该是加害者会感受到被绳之以法的恐惧。

但在中国大学里的性侵性骚扰学生事件发生后,加害者往往是有恃无恐洋洋得意,反而是受害者陷入了无尽的恐惧和痛苦中。

为什么他们会害怕?因为那些侵犯她们的,往往是自己的老师或者学校/学院领导,以及和老师/领导关系密切的有头有脸社会“成功人士”。

这些在学界极具影响力的”学阀“们能够决定学生的某门课过与不过,能够决定学生能不能够拿到毕业证,甚至能够决定你毕业后能不能在这个圈子里立足。

北电性侵案最终

在众目睽睽下彻底烂尾了

(来源:新浪教育)

如果学生不屈服坚持告发,他们还能只手遮天,以维护学校声誉的名义把事情压下来,甚至小施手段就能让学生在学校里根本混不下去。

这些人手里握着同学们的命根子,一句“你还想不想毕业了”,就足够让你屈服在他们的淫威之下。

有些时候他们对你下手,甚至并非出于荷尔蒙泛滥,而是要通过支配你的身体和人格,确认他对你不可置疑的支配权,这和猴群里猴王的做法是一样一样的。

同学们可以设身处地想想,假如是你遭遇到了某位学校里举足轻重的大人物的性侵/性骚扰,你不服气想要去告,谁会帮你说话?谁能帮你主持正义?

南昌大学国学院时任院长程水金

在接到学生求助时反而痛斥性侵受害者

(来源:知乎 @败犬子)

在很多类似事件当中,涉事的被举报人都是劣迹斑斑,之前早就被举报过许多次,甚至在学校内部已经出了名,但仍然祸害了N届学生却平安无事。

而想要扳倒这么一位学阀,却需要许多学生一起同心协力,有的负责以身诱敌有的负责录音录像有的负责造势发声,才能搞到让学校都没法袒护包庇涉事人员的实锤证据。

中国绝大多数高校实际上都是处于一种内部人控制的状态,在这些内部人控制的高校里,各种校规都只是用来约束学生的。

而“自己人”们则有自己的群体共同利益和行为准则,遇见问题也会遵循一种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潜规则来进行处理。

这也是为什么在学校正式处理结论公布前,你能看到不少高校教师会在某些的场合(比如课堂上)发表帮张鹏说话言论的原因。

(来源:微博)

而想斩断他们的黑手只有一条途径:大学生们团结起来,争取和维护自己的权利。

继续容忍校园性骚扰

只会造成三输局面

在张鹏2015年的一席演讲中,有这样一段耐人寻味的话:

“灵长类的世界里绝对没有强奸这个行为,整个660种灵长类里头,只有人类是有强奸行为的,所以人有时候把那个叫兽性,那就是胡扯。”

很多人称呼那些对自己学生下手性侵性骚扰的老师为“叫兽”,在我看来这是对兽的侮辱,那纯属人性的沦丧。

如果十年前张鹏刚回国时就知道自己会有今天,他还会对学生下手吗?我们不得而知。

也有人说,他现在被揭出来是好事,如果再给他十年时间让他羽翼丰满,染指更高层次权力成就一派学阀的张教授,可能会成为类似北航陈小武,北师大S教授一样的存在。

一位本来可能在学术上大有作为的青年学者,却倒在了自己毕生精力都用来研究的人性上,实在令人唏嘘。

十年前的张鹏和猴子在一起

(来源:果壳网)

在之前其他多家高校发生的大类似事件中,陈大夫就曾经指出:

对于社会舆论呼吁建立针对校园性骚扰的应对机制的声音。国内多数高校虽然表面上不置可否,但用实际行动的不配合不作为表达了消极的态度。

这样的僵局实际上对于学生,教师和学校是一种三输的局面:

学生是性侵性骚扰频发的最大受害者,相当一部分受害者因此对于学校,对自己的学业,甚至对于社会和人生都产生的极其消极的看法,有些因此陷入抑郁甚至轻生。

正如实名举报张鹏的受害者所说:

你不划出一条对所有人清晰可见的红线,告诉大家跨过这条红线后果自负,一部分本来就有歪念头的教授教师就会有“对女生熊抱强吻摸屁股一两下没什么“,以及“就算出了事学校也会压下来”的印象,更加有恃无恐。

张鹏也是今天才了解到,在象棋里不只有丢卒保车,还有另外一个术语叫“丢车保帅”。

学校则不仅要承担社会形象严重受损的代价,培养这样一位既能在课堂上博得学生的喝彩,又能面对摄像机镜头侃侃而谈的学术明星,所耗费的大量资源恐怕也要付之东流。

这甚至和ME TOO 不 ME TOO都没关系,是最浅显的道理,最直接的利害抉择。

但黄雪琴、罗茜茜们的苦口婆心好言相劝,却响应者寥寥还四处遭遇删帖禁言的原因也很简单,鲁迅先生一百年前就说的很明白了:

中国人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窗了。没有更激烈的主张,他们总连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

所有人都知道这样不好,代价太大,但不经历这个过程,就算大家都憋死在屋里窗子依然开不了,这就是我们绕不过的,中国人的人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40849368_404874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